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在路上,直到冈仁波齐
作者:杨楠  发布时间:2017-07-18 16:54:59 打印 字号: | |

行走在海拔平均4000多米的雪域高原上,匍匐着进行最虔诚的仪式从芒康一路跪拜,一直到布达拉宫,再到他们的神山冈仁波齐,全程2500多公里。

领头人尼玛扎堆本来只是想完成叔叔多年来的夙愿,在父亲去世后一定要带着叔叔去冈仁波齐朝圣。村民听说后,一位给孩子祈福的孕妇和自己的丈夫加入了进来,接着一个三口之家,一个屠夫,还有身有残疾的青年也加入进来。他们像相约一起去旅行一样轻松随意。藏历新年的第二天,一走出村子走上国道,除了最年长的杨培老人和身怀六甲的孕妇走着路,还有开着拖拉机拉着他们生活必需品的尼玛扎堆,其余十来人,包括不满十岁的小女孩便一步一步地磕长头向着拉萨的方向前进。

每个人都是带着不同的目的走上朝圣之路,但走上这条路便不能放弃,不能回头。包括孕妇中途生孩子,生完小孩,又继续背着孩子走。他们没有问过为什么,也没有怨言。只是一个又一个地跪拜,一点一点地向目的地接近。

十余人中,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那个屠夫,迫于生计他杀牛宰羊,但却因为手刃太多生命心中充满忏悔,每天通过酗酒来麻痹和惩罚自己。为了洗涮自己的罪恶,洁净自己的灵魂,他走上朝圣之路。路途上,他戒了酒。在跪拜中怕伤及一只过路的蚂蚁,耐心地等蚂蚁从自己的眼前爬过再进行下一个动作。他们反复而机械地击掌,跪下,用力向前扑出,再站起。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无法理解,这样的祈祷真的有用?但这样繁琐而又重复的仪式却将这个处于崩溃边缘的人救赎。曾经是屠夫又怎样,放下屠刀,他已成佛。

高原气候瞬息万变。前一秒还是蓝天白云,下一秒可能就是暴风骤雪,还有不可预期的天灾人祸。小女孩因为恶劣的天气生了病,但还是强忍病痛走在朝圣之路的最后,没有停留。途径一处山体滑坡,山上的石头滑落差点砸到小女孩,女孩的父亲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孩子,却砸伤了自己的腿。他忍不住向尼玛扎堆埋怨老天爷对他的不公:为什么我从未作恶,而我却总比其他人坎坷,就连朝圣之路都这样一波三折。尼玛扎堆——一个普通的藏民——说:“你确实经历了人生的不公,但你仍然要心怀仁慈,你要在这朝圣的路上为众生祈福。”女孩的父亲便不再抱怨,他们又开始诵经像每一个普通的日子度过那个夜晚。

或许高原洁净的天空和广阔的草原,也或许是信仰的净化,生在这片离天空最近地方的人们总是比他人多一份豁达和善意。开拖拉机的尼玛扎堆被无端冲出来的车相撞,自己受伤了,拖拉机也坏了。一群人围着肇事车主,但听到车主说自己因为急着送人去拉萨急救。尼玛扎堆说,你走吧。我不要紧。一群人没有任何责备地继续向拉萨前进。拖拉机坏了就拉着拖拉机往前走。把拖拉机拉一段,拉车的人又倒回刚刚起始的地方,磕长头走到拖拉机跟前,又拉着拖拉机往前,如此往返。他们让我想起我去香格里拉住进的藏家旅馆。老板大叔听说我身体不适需要去医院,便二话不说送我过去。这样的善意像星星点点的光照亮了我灵魂的黑暗角落,我对很多事不再那么苛求完美,对很多人能报以谅解。我希望这样的善意像火炬从那位大叔传递到我手上,我再传递给他人。如此,星星之火便可以温暖越来越多的人,并让我相信这个世界可以变得更好。

从风雪肆虐的冬季,走到遍地鲜花的春天,再到夏季的河岸青青草地,他们始终不改初心,在冰封的河上取水和嬉戏,帮助给予他们帮助的人犁地耕种,在河边的草地上赤脚载歌载舞。时间和生命,在我们这总是匆匆忙忙,而在他们的手上像无序的羊毛,被纺织成绵长而洁白的线。他们通过与大地和自然最原始和直接的接触,表达他们对四季的感恩和热爱。而我从他们身上领受了一份最单纯的满足和快乐,抚平平日里焦虑而迷茫的心。

 

进入冈仁波齐神山之后,杨培老人因为突发的感冒去世了。其他人在简单的葬礼之后继续向神山前进。影片戛然而止。杨培老人的灵魂得到了安息,其他人得到救赎,而我们呢?我们生命中的冈仁波齐在哪里?我们该去向何处?如果不知道答案,就空着吧。沿途那么多美景,何必急着一眼望到路的尽头。

责任编辑:高培根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陕西法院网  汉中市政府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法制网  陕西政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