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天地 > 以案说法
本案水电安装工人身损害如何赔偿?
作者:汪利斌 龙海东  发布时间:2015-12-03 10:17:21 打印 字号: | |

近年来,随着农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村民自建房屋、拆旧翻新进展如火如荼。但因地域条件受限,农村建房及装修一般都是雇佣当地会手艺的瓦工、木工、水电工进行。这样就难免导致工人与房主之间、工人与工人之间、工人与他人之间人身损害赔偿、合同违约、债权债务等纠纷不断出现。每年因建房、装修导致的上列案件在农村法庭占到了三分之一左右。故笔者想通过审理的一起典型案件,与大家探讨一下在农村建房过程中,水电安装工人身损害如何赔偿的问题。同时,若对农村建房能起到一定的警示、引导作用为盼。

【案件回顾】

20136月,李某自建四层房屋,主体完工后,经人介绍认识了水电安装工张某,李某与张某口头约定由李某购买材料,张某提供工具和技术,以每间房屋230元的工价将整个房屋水电安装工程包给张某,工程完工后结算支付报酬。随后,张某到李某家施工。201411月,张某将李某房屋内部水电安装完工后,便到别处接活干。此后,李某多次打电话给张某,要求张某把外墙皮一根落水管安装完毕,张某以外墙皮落水管不属于水电安装范围为由推辞一直未去安装,故双方也一直未结算。2014年元月16日,李某再次打电话要求张某将未完工的外墙皮落水管安装完毕,张某遂前去李某家施工。施工过程中,张某使用李某提供的麻绳系于腰间高空悬吊,自上而下行在外墙皮打孔,至三楼处,麻绳突然断裂,张某坠地受伤。治疗所花医疗费67949.51元,鉴定为八级伤残。后因赔偿事宜张某与李某意见严重分歧,张某遂于20153月以义务帮工人受害责任纠纷为由诉至法院,要求李某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37762.7元。

【意见分歧】

对于本案的处理有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水电安装、房屋装修一般均属承揽合同性质。本案李某与张某的口头约定虽对履行期限、验收标准等部分内容约定不明,但不影响承揽合同的其他内容。该承揽合同在李某与张某口头约定一致时已经成立,完工验收结算后方才终止。因双方未交付验收,亦未支付结算,故该承揽合同并未履行完毕。又因仅有口头约定,张某认为外墙皮落水管不属于水电安装范围,但按当地建房一般惯例均认为,在无特别约定的情况下,水电安装应当包括室内及室外两部分上水、下水、来电、去电、开关等管道线路的铺设、安装。综上,2014年元月16日张某到李某家安装外墙皮落水管属于对该承揽合同的继续履行。对于造成承揽人自身损害的,按照承揽合同之规定,原则上应当由张某自己承担,但作为定做人的李某提供麻绳直接导致张某受伤,且选任水电安装工人时未严格审查其技术资质,存在指示、选任不当,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笔者同意此种意见。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虽承包了李某房屋水电安装工程,但水电安装只负责室内部分,并未明确约定安装室外墙皮落水管。201411月张某将李某房屋室内水电安装完工后,即已履行完毕承揽合同中承揽人的合同义务,交付后李某一直不结算是拖欠工资的行为。张某于2014年元月16日再到李某家安装外墙皮落水管是出于好意帮忙,更是为了能够顺利索要之前水电安装的未结工资。此时,张某与李某之间已形成新的义务帮工关系,张某因帮工行为自身受伤,应当由被帮人李某承担全部责任。故本案张某起诉的义务帮工人受害责任纠纷案由适当。

【审理裁判】

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某与李某口头约定由李某提供材料,张某提供工具和技术,以每间房屋230元的工价将整个房屋水电安装工程承包给张某,工程完工后结算支付报酬。虽对履行期限、验收标准等部分内容约定不明,但依据《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张某、李某之约符合承揽合同的特征,故张某、李某之间形成承揽合同关系。对于外墙皮落水管是否属于张某水电安装的范围,因张某、李某口头约定不明,双方各执一词。但按照当地农村建房水电安装行业一般惯例,均认为外墙皮落水管属于水电工施工范围而非张某主张的瓦工工作范围,且李某打电话要求张某安装外墙皮落水管,张某当时并未明确拒绝,而上门进行安装。故张某为李某安装外墙皮落水管的行为应认定为继续履行未完成的承揽合同,而非义务帮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张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安装落水管过程中盲目大意、忽视安全隐患,自身存在重大过错,作为承揽人应当承担60%责任。水电安装系专业技术工作,李某在选任水电工时,未核查张某是否具备相关技术资质,存在选任不当,且李某未意识到安全隐患,为张某提供麻绳,直接导致张某摔伤,故作为定做人,李某应承担40%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 、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二条、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张某本次受伤治疗所花医疗费、误工费等共计人民币140008.21元,由李某赔偿张某56003.28元,其余84004.93元由张某自行承担。

【要点评析】

通过对本案的审理剖析,透露出三个核心问题。第一、法律关系的定性是案件实体处理的指挥棒。第二、树立法律意识,合同尽量签订书面形式,以免维权困难。第二、遵守行业一般惯例、弘扬风序良俗对于案件处理具有特殊作用。

责任编辑:汪利斌 龙海东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陕西法院网  汉中市政府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法制网  陕西政法网